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Chapter59
    **

     转眼,秋去冬来。

     路曼的导师今年升了博导,可以招四名新生,其中已经有两位男生通过内推的形式成为实验室的一员。导师安排路曼带其中一位师弟做毕业设计,主要负责教会他使用仪器,还有实验室里各种试剂、器材分别放在哪里。

     所以这段时间,路曼总要跟师弟待在实验室为本科生准备实验用品,跟师弟去省监测站做分析实验,跟师弟讨论他毕业设计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,平时还会时不时接到师弟的电话,事情有大有小。

     于是某人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 就像此时此刻,路曼正通过电话跟师弟讨论问题,原本就要挂电话,那头却突然说楼顶的冰箱门关不上了,问她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路曼对这位师弟很是头疼,他平时早上起不来床便要她帮忙采样,晚上跟女朋友出去逛街便要她帮忙关实验仪器。路曼有时候真想敲敲他的头,问他到底是谁在做毕业设计。

     可她始终没那样做,毕竟那样有些没风度。

     但现在她显然有些无力,他怎么说都是男生,冰箱门关不上这种事需要问她才能解决吗?

     她不禁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 “门关不上啊,”路曼咬了一口言景旸递到她嘴边的苹果,“你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冰箱门口,要是没有你自己再看看怎么解决,我现在在家,不可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好吧,”师弟第一次听到她拒绝的话,有些不知所措,“那我再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路曼挂下电话,抬头看到言景旸表情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 言景旸就着她碰过的地方咬了一口苹果,在她身边坐了下来,垂了垂眸,声音有些沉,“你还要带他多久?”

     “大概要等到他读研一吧,”路曼抱着他的胳膊晃了晃,“怎么啦,你又吃醋啦?”

     言景旸瞥了她一眼,咬苹果的声音清脆,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,却是摇头,“我会为这种事吃醋么?”

     路曼也不戳穿他,跑去厨房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 两个人现在住在同一个空间里,睡同一张床,复婚的事情却是谁都没有提。

     晚上他们坦诚相见,言景旸从她的脚趾开始吻起,沿着她身体的曲线一寸寸亲吻过去。热烫的呼吸喷薄在她白皙的皮肤上,很快便泛起诱人的粉红色。男人的*总是热烈而急切的,他最近却总能竭力控制自己,温柔地做好漫长的前戏而不是直奔主题,试图让她享受,而不是单纯地承受。

     言景旸吻到她腰侧,路曼感觉到痒,笑着躲开他的唇。他便将她扯回来,握住她的腰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 “景旸,你把烟戒掉好不好?”路曼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 言景旸动作微顿,在她腰上轻轻咬了一下,含糊不清道: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路曼推推他的脑袋,“跟你说真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 言景旸抬眸望向她,眼神有些迷茫,过了一会才说:“戒烟?过段时间好不好?”前段时间他去公司少,导致现在有一大堆事情需要他处理,仅仅是想到那些令他焦头烂额的事,他都想抽烟。更何况,忙碌的时候抽根烟确实能帮他缓解压力。

     虽然他也知道那样对身体不好。可抽烟的人当他想抽烟的时候,没有可能再去考虑什么吸烟有害健康的问题。

     “不好,”路曼干脆推开他自己坐了起来,拿过一旁的被子将自己包裹住,只露出脑袋,语气坚决,“不然的话把酒也戒了。”

     言景旸看着她,沉默了十几秒,最终妥协,“明天开始,这样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今天就开始,唔——”

     他忽然倾身过去吻住她,他颊边都陷下一块,可见他是用多大的力气在吻她,就像是要把她的灵魂都吸走。一点不剩。

     吻完后,她的嘴唇麻麻的,依旧有些说不出话。言景旸将她身上的被子拿开,让她躺好,自己则跪在她身边,握着她两只脚的脚踝,将她细长的腿一并搭在自己的右肩,由她的脚踝开始,慢慢亲吻起来。

     灼热的吻渐渐上移到大腿,路曼却已经困得不行。最近他总这样,其实一开始他就已经将她的热情激了起来,可他的准备活动实在太长,她其实每次都想速战速决,可又不好意思开口要求,这时候实在太困,眼皮发沉,她便干脆闭上眼,悄悄打着呵欠。

     言景旸不经意间抬头,想要观察她的表情,却恰好看到她昏昏欲睡的样子,黢黑的双眸眯了眯。

     他伸出手,挠上她的腰,路曼立刻睁开眼,“好、好痒,你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还困不困了?”言景旸手上的动作未停,路曼身体忍不住弓了起来。他的视线从她脸上稍稍下移,落在她胸前,低头咬了上去。掌心缓缓上移,或轻或重地揉弄。

     她只听了一下自己刚刚不经意从嘴边泻出的声音便有些受不了,可又似乎由不得自己控制,当即紧紧咬住嘴唇,不让那样的声音继续,脸上的表情分不清是享受还是别的。

     言景旸有意让她发出声音,嘴上、手上的花样渐渐多起来,她最后完全忍不住,颤着声音喊他:“你、你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别哪样?嗯?”他铁了心要她为自己害羞、动情,一点都容不得她隐忍,听到她这样的嗓音,他的语气里不由带了几分愉悦。

     路曼知道他是故意的,晚饭前激起了他的醋意,刚刚又挑衅他,他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 言景旸果然没让她失望,姿势繁复、过程持久,他的汗水不断滴在她身上,与她身上的汗水交织在一起。最后的时候他兴奋劲儿过去,居然赖着不肯出来,趴在她身上懒洋洋地喘气。

     路曼腰很酸,指头都懒得动,轻轻地说:“你好重。”

     言景旸低沉愉悦的笑声就从她胸前流泻出来,过了一会他搂着她翻了个身,让她覆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“这样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 路曼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 可是这样睡太不舒服,而且直到现在他还……

     路曼泄气地乖乖趴着,过了一会她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指尖在他胸口戳啊戳,言景旸按住她的手,眯起眼威胁道:“再乱动,我们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 路曼闭上眼,牢牢趴在他怀里,声音因此而有些模糊,“景旸,我有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言景旸摩挲着她纤细的手指,嗓音依旧是慵懒满足而又愉悦。

     路曼安静了几秒才说:“就是明年八月份,我可能需要出国待两年。”

 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,整个卧室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了,就连他们的呼吸跟心跳声都仿佛听不到。她迟疑着缓缓抬头,看到他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,有些复杂难懂。

     他对上她的视线,抿起的嘴唇放松了一下,就在她以为他因为生气而不会再说任何话的时候,他缓缓开了口,“那两年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我们课题组的老师,有一位待在UCLA,那边的实验室条件好,所以我们的课题每年都是要有研究生过去接着做实验的,”路曼解释,“否则论文写不好。”

     这件事其实她很久之前就从导师那里听说了,只不过那时候导师说名额只有一个,由于不确定她去不去得了,她那时便对谁都没有讲过这件事。言景旸自然也是从来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他又是长久的不说话,留恋着她的地方退出来,将她放回他身侧躺好。他不开心的情绪,路曼感受得到,可又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,她索性也不说话了,慢慢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良久之后,久到路曼几乎以为他已经睡着,他却忽然开了口,声音有些低,也有些哑,“既然你想去,那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 路曼缓缓睁开了眼,刚刚已经关了灯,此刻什么都看不到,看不到他,也感受不到他真实的情绪。

     “那你会等我吗?”她听到自己问。

     言景旸这次没再犹豫,长臂一伸,用力地将她扯进怀里,过了一会才说:“我现在不是一直在等你么?再多等两年,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第二天路曼便将自己的意愿跟导师说了,导师说今年名额增加,所以她只要想过去便能去得了,不存在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 她打电话将这一消息告诉言景旸,后者此时刚刚结束一个冗长的会议,他坐在沙发上,后仰了身体,轻轻叹了一口气,手指揉上太阳穴,一圈一圈,头痛更甚,却是用云淡风轻的语气将自己的情绪掩盖,“那在你出国之前,我们只要彼此都有时间,就要待在一起,这样可以么?”

     路曼长长地嗯了一声,“知道了,那我继续做实验去了,不跟你说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 言景旸盯着被挂掉的电话,感觉身体更疲惫了。他干脆闭上眼,在沙发上浅浅地入了眠。

     也因此,他落枕了,而且三天之内脖颈都不敢随意乱动,路曼问他怎么回事,他却只说枕头垫得低了,睡得不舒服,所以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 路曼却很没同情心,听完他敷衍的解释便不再问了,甚至屡次故意在他身后喊他,每当他僵硬转过头的时候,她就绷不住脸上的笑。

     当然了,路曼白天做的事,每到晚上都得被他好好算一算账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以后都这个时间更会不会被拍死?

     正在存稿中的新文,腹黑男与毒舌女的JQ,收藏来一发嘛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