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Chapter54
    **

     想到毕业旅行,首先闯入脑海的两个词汇便是西藏,还有云南。路曼考虑到独身一人去西藏会不安全,便买了去云南的机票。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,路曼在心里默数她可以到达的地方,心情亢奋到难以自抑。

     担心会耽误飞机起飞的时间,路曼前一晚很早便洗完澡,躺在床上听着音乐,方便入睡。

     音乐声舒缓,路曼却做起噩梦,梦里有一人身陷火海,房顶的天花板坠落下来,砸中了那人的身体。她走上去,在那人面前蹲下|身来。有血液从他的腹部、手臂、腿还有脑袋上不断地涌出。从脚心无端升起一股凉意,路曼将那人从地上扶起,待看清他的面容后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 “言景旸——”

     路曼从梦中醒来,不知道刚刚那句呼喊是在梦中,还是她真的喊了出来。不管怎样,还好这只是一个梦。

     她擦掉额头上的冷汗,准备重新躺好入睡,门铃声却在这时突兀地响起来,且一声比一声急促。

     在床上呆愣了半晌,路曼下床走出卧室,开了门。站在门外的人却是她怎样都没料到的,是方以珩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有什么事么?”路曼诧异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方以珩平复了一下呼吸,拽了人就走,“他快死了,你赶紧去看一看他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他、他怎么了?”路曼想起刚刚那个梦,后背由凉到麻,脚下像踩进泥沼里,怎么都迈不开步子。

     方以珩依旧什么都不讲清楚,只顾将她往楼下拽,“你先跟我上车,上了车再说。”

     下楼后,方以珩将她塞进副驾驶,自己也坐上车,发动车子后,却是久久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 “方以珩,他到底怎么了?他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?”路曼看他神色为难又焦急,心里更加慌乱,安静了十几秒才问:“他出事了,对吗?”

     方以珩侧头看了她一眼,单手打着方向盘,烦躁地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发,“他在公司遇到一些事,以后可能会倾家荡产也说不定,他不想让你知道。所以一会你看到他,千万不要提那件事情,否则我会死得很惨。”

     路曼听完,一巴掌狠狠打在方向盘上,车子立马发出刺耳的鸣笛声,她莫名火大,“你会不会说话?!没钱是没钱,跟没命是一样的么!”

     方以珩没料到她反应居然这么大,在他的印象里,路曼还从来没有这样大声跟谁说过话。他足足愣了有一分钟,反应过来便向她道歉,“对不起行了吗?我这不是替他着急吗?”

     路曼揉了揉依旧在跳的额角,偏过头去,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 方以珩载她去了一家酒吧,他将车子停下来,两个人一起进去找人。

     这个时间的酒吧里很热闹,所有昼伏夜出的人齐聚在这里,喝酒、聊天、跳舞。挤过拥挤的人群,路曼在一个还算显眼的地方发现了正在喝闷酒的人。

     他的目光一直锁在面前的酒上面,看起来丝毫没被周围纷乱嘈杂的环境所影响。她隔着人群看了他几秒,正要向他走过去,有人却比她动作更快。

     一位身材火爆、衣着暴|露的长卷发女人坐在了他身边,言景旸没什么反应,甚至后倚了身体,看起来悠闲极了。女人远远地看他穿的衣服、左手手腕上的表便知道这个人身价多少,这才过来打算搭讪,见他态度淡漠倒也不恼。白皙的手撩了一下长发,身体向他倾过来。

     路曼看不下去了,别开脸,转过身来看着方以珩,扯起嘴角笑了笑,语气很呛,甚至夹了一丝嘲讽,“他这不是过得挺潇洒肆意的,你找我过来根本没用啊,”路曼朝身后指了指,“你是他朋友,还不了解他到底想要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方以珩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不禁蹙起眉,怎么就偏偏今天有女人过去招惹他呢?他没说话,迈开步子就要走上去,路曼手臂一横,“算了,既然来了也不能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,你会跳舞吗?”

     方以珩扬了扬眉,跳舞他自然是拿手的,只是不知道这丫头在打什么主意,“什么舞?”

     “钢管舞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方以珩没想到,他居然有一天也会被人当成道具,而且还是一根钢管!

     路曼大二的时候在学校学过各种舞蹈,后来结了婚,觉得跟其他男性有太过亲密的肢体接触不合适,所以把学跳舞的事彻彻底底地放下了。

     但现在——

     她一边自然地扭着腰,若有似无地蹭着依然呆若木鸡的人的身体,完全将他视为一根钢管,他屡次想要干脆蹲□的时候,路曼便会凑近威胁他,“你最好别动,否则一会我也不能保证会对他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方以珩额头直冒冷汗,他以前眼睛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觉得她很乖很单纯!

     这时,现场为她的舞而变了音乐,刚刚还在跳舞的人一瞬围了上来,男男女女一边欣赏一边拍手,好巧不巧地在言景旸座位的方向留了一个人的空隙。

     这边的动静太大,让人想忽视都很难。言景旸只是不经意间抬了抬眼皮,待看清楚被人群围在中心的人,整个人都紧绷起来,双眼几欲喷火。

     路曼睇了那边的人一眼,故意更加贴近方以珩的身体,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身体相贴,她整个过程里都没碰到过他。

     没过几秒,人群里挤进一个冷着脸的高大男人,站在他们面前,一语不发地看着她。来的时候,她被方以珩那么一吓,身上的衣服没来得及换,现在腿上就只有一条极短的热裤,上身的衣服本就短,她这么扭来扭去,腰上白皙的皮肤早就袒露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 “路、曼。”他又是咬牙切齿地叫她。

     路曼却像没听到似的,伸出腿在方以珩腿上绕过一圈,方以珩身体一僵,勉强对言景旸笑了笑,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 言景旸却是忍无可忍地将她从方以珩身上扯了下来,路曼伸出手臂顺势勾住他的腰,“你也想跳?”

     言景旸似乎笑了一下,又似乎没有,“路曼,你今天玩儿过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吗?”路曼垂下绕在他腰上的手臂,直直看着他,“你现在有什么资格管我?”

     言景旸忽略她语中带刺,揽着她向酒吧外面走,“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你一个女孩子晚上做什么不好,非要跑到这种地方来,如果被人骗了欺负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是一个人过来的,不是还有方以珩在吗?有他在能发生什么事?你管太宽了吧?”路曼一边推他一边冷着脸回击。

     言景旸听完她的话,脚步硬生生停了一下,“他都跟你说了?”他能带她一起过来,还能为了什么事?

     路曼忽然安静了几秒,轻轻嗯了一字,抬起头来,“事情……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在担心我?”言景旸笑着问她。

     路曼一看他这幅志在必得的样子就来气,用力推开他,第一次在他面前说脏话,“我担心你妹!”

     “哦?你说言景曈?她有她老公担心,你就不用了。”言景旸装傻,将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的人拖进车里。

     一路上,路曼一句话都没讲,执著地把头偏向一边,无论他说什么,她都当他自言自语。她其实是在气自己,一听说他有事,依旧会担心,巴巴地跑来,却看到那一幕,那个女人都快坐到他大腿上了,他都不知道躲一躲吗?

     路曼蹙了蹙眉,她现在又是在做什么,居然就这么跟他回家吗?可是……不跟他回去,她又能到哪里去?就算回到她的小公寓,她的心依旧系在他身上,恐怕一整晚都会辗转反侧,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 路曼自暴自弃地闭上眼,算了,就这一次,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 一回到别墅,却又是另一种境地了。

     她才迈进门,言景旸一把将人扯进怀里,利落地关门落锁,将她抵在门板上,轻轻抬起她的下巴,唇已经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 路曼也没有躲,甚至主动张嘴让他的舌头进来。言景旸吻着她,感觉心口热热的,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与她相比算得上什么?

     他在她温暖的口腔里执著地肆虐过一次又一次,路曼被他吻到身体发软,整个人靠在他胸前,言景旸半睁开眼,握着她的腿将自己环住,忽然想起她在酒吧对方以珩做过这动作,当下牙齿施力,咬了一下她的舌头。

     “唔,疼……”她小声抗议。

     言景旸探出舌尖轻轻碰了碰被他咬过的地方,抱起她径直向一楼的卧室而去。路曼趴在他肩头,轻轻喘着气,甚至故意咬了一下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 言景旸加快脚步,推开卧室门后将人轻轻放在床上,他的身体也在下一刻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 她穿得少,只脱了两件就只剩贴身的衣物。她红着脸跟他亲吻,两只手探到他身前,一粒粒解开他的衬衣扣子,言景旸察觉她的动作,整个人仿佛都飘了起来,她的每个动作都像要把他的魂儿勾走。

     他的胸膛袒露出来,路曼毫不犹豫地吻上他的喉结、锁骨,吻一路下移,带着难以忽视的急切,他感受到了,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。她在这件事情上,还从未这样主动过。

     他想起离开酒吧之前她问的话,她问他事情是不是很严重,所以现在……她是在通过这样的动作表示她不会嫌弃他吗?

     “曼曼,”他在她头顶问,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有一天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,你还会不会要我?”

     路曼抬起头看着他,白皙的脸颊上迅速升起两抹嫣红,声音很轻却很坚定,“要,我要。”

     真是个傻丫头,言景旸忍不住想,将她整个人向上提了提,捧起她的脸温柔地亲吻起来。

     两个人很久没有这样过,都有些难以自持,言景旸却忽然想起那个孩子,心有余悸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嗯?”路曼疑惑地看着他,原本轻轻放在他背上的手这时绕到前面,从他的腰侧下移,点燃烽火。

     这样的路曼让他惊喜,却还是不忍心再对她造成第二次伤害,强忍着心中的欲念,想要翻身下来。

     路曼伸出手轻轻按在他的肩,阻止了他的动作,“景旸,你不想要么?”

     “你,刚刚叫我什么?”言景旸难以置信她还肯这样亲昵地喊他。

     “景、旸。”路曼一字一顿,“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喜欢,怎么会不喜欢。言景旸身体向床头探了探,长臂一伸,关了灯。

     “喜欢,很喜欢。”他额头抵着她的,慢慢地说。

     黑暗中的摸索愈加惊心动魄,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她点燃了热情,可就在他忍不住要进入之前,路曼突然推了一下他,“你想不想喝酒?”

     言景旸脑袋一片混沌,听她说了几次才明白过来她到底在说什么,为她穿好衣服,自己也整理好,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 路曼下床走到外面,熟门熟路地拿酒回来,递给他,自己却喝起果汁。

     她说:“我喝一口果汁,你要喝三口酒,成交吗?”

     言景旸点头。

     他在酒吧就已经喝了不少,这时没过多久,整个人已经彻彻底底地醉了,他怕她会突然离开,在睡去之前紧紧箍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 路曼跟他面对面躺着,黑暗里看他的眉眼,一个角落都不放过,一直到凌晨两点钟,她叹了口气,在他怀里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第二天言景旸醒过来,手揉上发痛的太阳穴,想到昨晚的事,伸出手去摸索身边的人,却只触到一团空气。

     他睁开眼,身边空空如也,原本睡在他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 走出卧室,客厅、厨房跟庭院里,都没有她的身影,他喊了几声曼曼,却没有人应。

     等他再次回到卧室,这才看到她睡过的枕头下面压着什么东西。他在床头坐下来,拿开枕头,看到那里安安静静躺着一摞钱,他好笑地拿起来数了数,六十三块。

     他拿过手机,准备打电话给她,解锁后却发现有她发来的短信,他点开,看到她说:“昨晚的事情你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,枕头下面的钱虽然不多,但已经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了,左右我们什么都没发生,那些钱应该足够了吧?”

     她最后加了一个疑问的表情。

     表情很可爱,言景旸却再也笑不出来了。敢情她把昨晚的事情当成嫖他未遂了吗?!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最近在想新文的名字,想的头发一掉一把,太文艺或者太通俗觉得都不好,唉

     你们喜欢什么风格?甜宠?虐?轻松?爆笑?

     好想试试轻松向啊,写虐好耗费精神……